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40

时间:2019-10-29 15:23:00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40

第四十三章 谋

翻过拉克丝的身子,天决麟熟练的解开了丝带,然而他却又再次拿出朱砂笔,在拉克丝背上划下了一道奇异的符号,然后他又系上丝线,帮拉克丝穿好衣服。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天决麟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又拿出一道黄符,在黄符的背面写了几个字,然后贴在了拉克丝背上。

 “就算你是神,也想不到这种时候会有人在你背后贴纸条吧。”

 终于到了最后一刻,所有的力量波动都停止了,拉克丝猛然的从床上坐起来,睁开了眼睛。而她的眼睛却诡异的分成了两种颜色,一只紫瞳,一只金瞳。(拉克丝原画眼睛是蓝色的,但是除了钢铁军团的皮肤外,其它的皮肤都是紫色的。)

 突然她又睡了过去,一道道“细线”从光明神体内飞出,天决麟突然大喊:“拉克丝!醒醒,拉克丝!快回来!”

 随着天决麟的话音落下,那一道道丝线都朝着天决麟飞去,最后飞进了天决麟的衣袖之中。

 “嗯。额...什么啊,吵死了。”床上的人儿醒了,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睁开了一对金色的眼睛。

 “咦!风神!”光明神似乎吓了一跳。

 “是我。”天决麟淡淡道。

 在惊愕过后,光明神道:“没想到你居然会找到这里来。”

 “废话少说,解开小白的封印,我饶你不死。”天决麟冷冷道。她已经不是拉克丝了,而是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了光明神,就算是个美女,天决麟对她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呵呵,你是说放了你的神宠?不可能。”

 “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我会让你再陨落一次。或者直接让你神形俱灭。”

 “哈哈哈,杀了我?既然要杀我有何必唤醒我,怎么?舍不得杀这个小女孩?”光明神从床上起来,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模样。

 “还真是伟大呢,为了大陆居然牺牲了自己,真蠢。怎么,你没有搞定她?”光明神夺取了拉克丝的身体,自然拥有了拉克丝全部的记忆,但是就是没有发现和天决麟有什么非比寻常的关系。

 “差一点就搞定了。”天决麟淡淡道。

 “什么时候?”

 “刚刚。”

 “你做了什么?”

 “我就看了一下。”

 两个神,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神,却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

 “真可惜。不过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你确定要杀了我?”的确,天决麟需要光明神的力量去关闭虚空之门。“拯救大陆,这里和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爱多管闲事。”光明神嘲笑道。

 “对啊,我一个多管闲事就不小心拆了你的教堂。”轻松的气氛嘎然而止,光明神的表情变得冷漠,甚至有一丝恼怒。突然她又笑了起来。

 “哈哈哈,风神,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真的会和你拯救什么大陆?根本不需要你,光凭我就足够了。还骗那些凡人说需要两个神才能关闭虚空之门,我看是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够吧。果然,失去了神宠的你,什么也不是。”

 “所以你最好把小白还给我,要不然我就杀了你,然后找到你,再杀了你,再找到你,再杀了你,让你永世都只能做一个凡人。”天决麟道。

“哈哈哈。”光明神笑的更大声了:“你以为我没想过你会追杀我?我既然重生在这里,自然有我的凭仗,更何况你现在没有了神宠,你以为你还能击败我?”

 “那么,就试试吧。”

 房间里所有的切突然都消失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决麟手上多出了一杆法杖,天决麟轻轻一挥,无数的风刃朝着光明神呼啸而去,光明神张开一道白色的护盾将自己包裹起来,同时一道巨大的光柱如同激光炮一样朝天决麟射来。但是天决麟转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光速!被他轻松躲开。

 一道巨大的青色风刃朝光明神飞去,风刃所过之处甚至连空间都被切割出了裂痕,光明神慌忙躲开着强悍的攻击,下一秒出现在了天决麟身后,一道光柱将天决麟禁锢起来,更强的激光朝天决麟射去。

 天决麟被禁锢在原地暂时无法移动,但是光束却在空气中诡异的折了一个弯,刚好从天决麟身旁闪过,光明神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无数的光从四面八方朝天决麟射去,但是这些光一靠近天决麟就好像被硬生生的折弯了一样,天决麟站在那安然无恙。

 “高密度的空气可以像玻璃一样折射光线,你打不到我的,拿出点真本事吧。”天决麟淡淡道,他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空气的密度,便化解了光明神的所有攻击。

  光明之力不是最强的攻击系力量,风系,土系,甚至是水系的攻击力都要比光明之力的攻击强悍的多,更别说更狂暴的雷系火系之流了,虽然可以展现出光的特性,但光明之力的本质却是人的灵魂,它注重的是灵魂掌控,所以光明神培养出了十八天使!

 十八道幻影出现在了光明神身边,他们背生八翼,有男有女,虽然只是幻影,但是他们的力量却丝毫不亚于本尊。

 “同时对付十八个大天使,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十八个天使朝天决麟冲了过去,这一刻天决麟等同于同时面对十八个全力出手的凯尔!要知道亚托克斯都只能被凯尔压着打,但是在这里,天决麟的力量不受限制!

天决麟不慌不忙的拿出一个深青色的长筒手套,上面镶嵌着华丽的宝石,但却是一个左手的单件儿。

“风灵之握。”光明神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下一刻,天决麟的法杖幻化成了一把华丽的巨剑!狂暴的风带着撕裂一切都锐气,十八个天使的攻击对于天决麟来说简直慢的如同婴儿,或者说是天决麟的攻击已经快得让光明神都看不清。

  空间,直接切开空间的剑,空间都被切断了,距离就等同于零。好一个锐不可当的风。天使的攻击已经达到了光速,但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因为他们的力量来源于光明神,所以是不可能比光更快。但是速度对于天决麟而言已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概念了,风灵之握是最强悍的风系神器,它可以让天决麟的速度和力量无限提升,速度和力量同时突破“临界点”,所有的“空间”与“时间”这些概念都可以被打破。

 不一会儿十八个天使的幻影全部被消灭,天决麟的剑指着光明神,道:“只要你放了小白,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仍然是你的神界主宰,我依然是逍遥自在的风神。”

 “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没有我的意志,你那魔宠的封印永远也别想解开。神有所能,有所不能,你就算杀了我,也于事无补。相反,我会杀了你,然后重新掌控这片大陆。”

  的确,天决麟已经这样做过一次了。在神魔大陆与光明神中最后一战,光明神发动了以神格为解的封印,本来要被封印的是自己,小白却为自己挡下了这一击。原本以为杀了光明神就可以解开封印,但是到最后却发现这道封印除了光明神已无人能解。为了拯救自己的神宠,或者说是最亲密的依赖,天决麟才来到了这里,来到了瓦罗兰。

 “那么,你最后的底牌就是蓝魔之泪吗?”天决麟突然道。

 “哈哈哈,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已经将她带来了。”希瓦娜突然出现在了光明神身后。光明神转过身来。

 “天甘肃癫痫病医院解读癫痫发作的原因决麟先生,拉克丝......我怎么会进来。不,你不是拉克丝!”希瓦娜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看着光明神金色的眼睛,那里已经找不到丝毫熟悉的感觉。

 “是我让你进来的,你就是阿蓝的后人吧?”光明神道。

 “阿蓝?蓝龙王吗?没错,我是的。”希瓦娜道。

 “蓝魔之泪在你手上吗?”光明神的语气很平静,但又好像夹杂着一丝非比寻常的感情。希瓦娜摊开手掌,一个蓝色的泪滴形挂坠静郑州癫痫病的治疗费用多少静地躺在希瓦娜手心里。

 “不应该是女神之泪吗?”希瓦娜道。

 “不,这是为阿蓝流下的泪水,它就是蓝魔之泪。”

 天决麟突然开口了,道:“传说,在很久以前,瓦罗兰大陆遭魔族入侵,那时候瓦罗兰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位面,很弱小。尽管弱小,瓦罗兰的生物也不甘臣服于黑暗的魔族,人类,龙族,精灵,联合起来反抗魔族的统治。那时候你也是反抗军的一员。”

 “你知道的挺多。”光明神道:“不过自古反派死于话多。”

 “这句话是我教你的吧。那时候人类和龙族强强联合,而龙族也诞生了一位天纵强者,蓝龙王。局势得到了扭转,可是你们却一直找不到击败魔王的办法,于是你自告奋勇潜入了魔族阵营,寻找魔王的弱点,后来你发现了光明之力是魔王的唯一克星,但是光明之力需要无数的信仰才能得到,虽然建立了教堂,但是那样太慢了。最快的方式就是将黑暗,转化成光明。”

 “够了!”

 “何不让我说完?为了得到黑暗之力,你和魔王的关心越来越亲密,魔王放下了对你的戒心,甚至还毫无保留的给予你黑暗之力。不过你却伤了蓝龙王的心,因为你和他才是众人所知的恋人。到最后你发现黑暗之力已经饱和,你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于是你偷偷的将黑暗之力转化成光明之力,然后将其封印在了蓝魔之泪里,偷偷的转交给了蓝龙王,而且为了安全起见,你用了最擅长的封印之术,在蓝魔之泪上下了一道禁制,只有蓝龙王可以使用女神之泪的力量。但讽刺的是蓝龙王根本没用蓝魔之泪,而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干掉了魔王。”牛B啊!

 希瓦娜看着光明神,这一切似乎看上去很伟大,而现在也终于明白了昂克莱斯为什么会说光明神是背叛了自己爱人的婊子,很明显昂克莱斯并不知道故事的完整。

 光明神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天决麟扔出了几张泛黄的纸,上面写着希瓦娜从未见过的文字:“这是我在神魔大陆找到的,被撕掉的教典。”

 “那群蠢货!不是让他们销毁掉这些东西吗!”光明神恼怒道。

 “或许他们觉得,至高无上的女神为了得到力量,夜夜在魔王胯下承欢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你够了!希瓦娜!你是阿蓝的后人,我对不起阿蓝,但是请你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光明神明显被气的不轻,胸口剧烈起伏着,瞪着天决麟,几乎咬碎了银牙。

 “什么?”

 “耶律希索,哈路那。杀掉他。”光明声念的,正是激活蓝魔之泪的龙语,只有蓝龙王的力量可以激活它,而希瓦娜,则是唯一一个传承了蓝龙之力的龙族!

 但希瓦娜不解道:“我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救自己的魔宠,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们,达成自己的目的!甚至关闭虚空之门的方法都是假的,他故意将虚空之门的反噬转嫁给索拉卡,迷惑你们的眼睛!”光明神此刻恨不得将天决麟碎尸万段。

 “天决麟先生,女神,说的是真的吗?”希瓦娜淡淡道。

 “没错。”天决麟干脆的承认了,他来到这里,只为解救小白,解救自己最亲密的依赖。

 “耶律希索,哈路那。”希瓦娜握紧了蓝龙之心,刺眼的光明将整个地下空间照耀成了蓝色,蕴含了光明女神全盛时期的所有力量!任何物体都无法承受这样的攻击!这也是光明神自信能击败天决麟的凭仗。

 “杀了他!不留余力!快!”光明神急不可耐,然而下一秒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希瓦娜一拳,击中了光明神的后背,准确的来说,这是偷袭。

 天决麟画的符号起了作用,那是一道灵魂豁口,一道白色的光影被强力的攻击硬生生的从身体里打了出来。天决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光明神”身前,任由那到白色的灵魂穿透自己,他飞快的从衣袖中拿出了写着拉克丝生日的纸片小人。

 “急急如律令,万魂归一!”天决麟将小纸人贴在了拉克丝的额头。

 拉克丝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希瓦娜赶紧扶住了她,突然一切都静止了,一双紫色的眼眸缓缓睁开。

 “不!”白色的灵魂一声尖叫,“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白色的灵魂指着希瓦娜大声指责道。

 希瓦娜转过身看着光明神,道:“我传承了蓝龙王的力量,也传承了他的一部分记忆,然而我却找不到激活蓝魔之泪的咒语,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忘掉,答案只有一个,你根本没告诉他,你在最后一刻临阵倒戈了,但是你把女神之泪的使用权限制的太绝对,所以你到最后根本没告诉蓝龙王如何使用它。你以为魔王能杀掉蓝龙王,但是事情却出人意料。所以你跑了,留下了这座孤零零的教堂。”

 光明神哑口无言,全被希瓦娜说中了。希瓦娜最后从拉克丝背后撕下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用三分之一的力量,你的身体无法承受蓝魔之泪,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哪里会和目标同归于尽。”在最后还画了个小乌龟。武汉看癫痫怎么样

 “啊,魂淡,你居然在我背后贴乌龟!”拉克丝拿起小纸条贴在了天决麟身后。

 “哈哈哈,”天决麟笑了,这是他在遇到过阿狸之后想破头才想到的办法,甚至还用上了茅山道术,但只有这样才既能杀掉光明神,而且又能保全拉克丝。而他也没告诉任何人,因为一旦消息泄露给了拉克丝,就等于泄露给了光明神。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我不会对你出手?”希瓦娜问道。天决麟突然给了希瓦娜一个拥抱,道:“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四千五啊。”

 “丝仟舞?那是什么,一种舞蹈吗?”

 拉克丝站直了身子,看着茫然无措的光明神,此刻,真正掌握了光明之力的人是拉克丝。拉克丝手轻轻一点,光明神的神魂便消散在了空气中,此刻,世间只有拉克丝,再无光明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