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英雄联盟之不死传说 17

时间:2019-10-29 14:54:29
英雄联盟之不死传说 17

 就在李泽构思该怎么和这个喵喵萝QWQ打招呼的时候,喵喵萝QWQ却主动的给李泽发来了一条消息。

  “你是?”

  李泽看到喵喵萝QWQ发来的消息后,立马打字回了句:“我是瑞兹,你还记得吧。”

  很尴尬的是,这个喵喵萝QWQ并不记得李泽。

  “瑞兹?哪个瑞兹,不记得了...”

  “就是你用小号玩小炮那盘,咱俩一边的,我玩的瑞兹,你玩的小炮,想起来没?”

  李泽表情有些尴尬的打字解释道。

  “哦,我想起来了。有什么事么?”

  “啊,没什么事。”李泽叹了口气,突然有种聊不下去的感觉。

  “对了,你认不认识那一盘的蒙多啊?”

  李泽看到喵喵萝提起张子豪,虽然心里有些郁闷,但还是打字说了句:“认识啊,我俩现实中可是好兄弟”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怎么呢...”

  喵喵萝QWQ打字回道:“我下了小炮那个号后,就用这个号加了他的好友,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同意我的好友申请。”

  “可能他还没回家呢吧。”李泽解释了一句。

  “那他什么时候回家啊,我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李泽抓了抓头,近乎崩溃的打字说道:“他什么时候回家我也不清楚啊,要不这样,有什么事你先和我说,到时候我再转告他不就行了。”

  “可是...”

  “可是什么啊可是,如果你觉得在游戏里打字麻烦,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给你打电话,咱俩在电话里说怎么样。”

  “你要我手机号干嘛。”

  “我不是寻思在游戏里打字不方便么,直接嘴对嘴的沟通多方便啊。”

  “谁要和你嘴对嘴的沟通啊!”

  李泽看到喵喵萝QWQ打字说的话后,嘿嘿的笑了笑,打字说了句:“不是,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再说了,就是打个电话而已,我也不可能把你吃了对不对。”

  “那好吧,打字确实太麻烦了,186XXXXXXXX,这是我的电话号,你打给我好了。”

  李泽一看这个喵喵萝QWQ这么痛快就把她的电话号给自己了,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

  整理了一下心情,李泽很快便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喵喵萝QWQ给他的电话号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可让李泽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电话打通的瞬间,一个粗犷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

  “你谁啊。”

  此时的李泽内心是崩溃的,他没想到,一个在游戏里叫喵喵萝QWQ这种可爱名字的人,竟然,竟然他奶奶的是个男的。

  李泽很想立马就挂断电话,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礼貌的说了句:“你好,我就是大叔爱萝莉(李泽的游戏ID)。”

  “啥玩意?啥大叔爱萝莉?我不懂你在说啥,要是没事我就挂了。”

  李泽呵呵的笑了笑,心想:就算你不挂电话,我也会挂电话!你个死变态,还喵喵萝呢。

  “哎呀,哥,你接我电话干嘛。”就在李泽刚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李泽听到这个声音后,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两下,似乎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喂你好,你就是大叔爱萝莉吧?”

  “嗯,就是我,刚刚那个人是?”李泽明知故问的说道。

  “那个人是我哥哥啦,我刚刚去拿橙汁了,所以我哥就替我接了下电话。”

  李泽一听喵喵萝QWQ这么说,嘿嘿的笑了笑:“是这样啊。我就说么,你的游戏ID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是汉子呢。”

  “我就是汉子啊,女汉子。”喵喵萝QWQ在电话那头咯咯的笑了笑。

  “女汉子,是我喜欢的类型耶。对了,你是哪的人啊。。”

  其实李泽只是随口问问,并湖北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没指望喵喵萝能告诉他。

  “我啊,我是S市的。”

  让李泽没想到的是,喵喵萝QWQ竟然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开口告诉了他。一听说喵喵萝QWQ是S市的,李泽手里的手机差点没掉在地上。

  巧,这一切真是太巧了。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缘分?李泽心里产生这个想法后,嘿嘿的笑了笑说:看来我们俩挺有缘的嘛,我也是S市的。

  “那你的兄弟也是S市的吧。”喵喵萝QWQ又把话题转到了张子豪身上。

  “呃...对啊,怎么了。”李泽有些郁闷的回答道。

  这尼玛刚刚在游戏里聊天的时候,喵喵萝QWQ就一直在提张子豪,现在打电话,还是问张子豪。这让李泽心里很不舒服,甚至有一丝醋意。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和你那个兄弟关系好不好?”

  不过吃醋归吃醋,当李泽听到喵喵萝QWQ这么问后,立马回答道:“这还用问么!我俩是兄弟,关系能不好么。”

  “是这样啊,我说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玩呢。”

  李泽一听喵喵萝QWQ这么说,一头雾水的问了句:“我俩一起玩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我不好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说破无毒。”李泽半开玩笑着说道。

  喵喵萝QWQ声音很小的说:“你兄弟那么厉害,可你那么菜...”

  “这...其实我不菜的,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