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无意之中,我卷入了LOL的掉线诅咒...

时间:2019-10-29 18:59:54
无意之中,我卷入了LOL的掉线诅咒...

  你真的确定,晚上和你一起奋战的队友和对手,都是活生生的人吗?
  掉线之后,真的只是重新连接那么简单吗?


  我想,一切故事都要从那个晚上说起。

  至今想起来,那仍然如同噩梦一般,在我心中成为永恒的阴影。

  故事发生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普通到在日历里看到这一天时,大多数人甚至可能没有任何印象。

  但是我清楚的记着那一天。

  我晚自习结束之后,本来是要回宿舍休息的,但是那个晚上格外的闷热,我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索性不睡了。

  学校的墙不高,我微微一助跑就扒在了墙头上,一个翻身就爬了上去。

  外面灯火辉煌,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烤肉摊子上光着膀子撸串的人喝的满身大汉,街边三五成群的坐着乘凉的老大爷。

沈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彻底.75em;">  我走进熟悉网吧,却发现和我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少,里面和白天一样热闹,站着的居然比坐着的都多。

  我骂了一声,转身离去了。

  在多方寻找之后,我来到一家我并不怎么熟悉的网吧,终于找到了空机子,于是便坐了下来。

  这是我这个晚上犯的第一个错误。


  这家网吧很是奇怪。
  和恐怖小说的逗比男主人公一样,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在不熟悉的地方放松了自己的警惕。
  这些作死的逗比们,一般三五成群前往闹鬼的屋子里面探险,然后非常没脑子的乱转,如果和女主角进行一些喜闻乐见的交流就更好了。
  毓婷都说了,激情的时候,难免发生意外,一般这个时候有个鬼就该出现了,代表广大单身的男女对没脑子的主角二人组完成致命一击。
  瞬间爆炸,拿到双杀,终结探险。
  啊,扯远了,我们回到网吧里来。
  这家网吧镜子太多了。
  镜子是很多灵异事件的发生地,有人说镜子链接着另外一个世界,比如你对着镜子盯着看,镜子中你的模样会变得越来越扭曲和陌生,那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你。
  吸引秽物,反射秽物,这家网吧居然有这么多镜子,而且还没有倒闭,不得不说老板的八字一定很硬。
  但是当时的我已经插卡上机,打开了如今最为火爆的游戏,英雄联盟了,自然没有时间理会镜子。
  以前还是魔兽争霸三领衔的时代,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改朝换代,但是大家仍然狂热的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因为通宵,大呼小叫自然必不可少,在这种情况下,碰到看的顺眼的,惺惺相惜成就一段佳话的也不是没有。
  我皱了皱眉,将耳机戴紧了些,心想玩个小号算了,于是登录了黑色玫瑰。
  这是我今晚犯的第二个错误。


  此时已经是午夜。
  黑色玫瑰的午夜流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那就是所谓的“鬼匹配”。
  也就是说在午夜十二点,黑色玫瑰的自定义房间里面,你有时会找到一个神秘的房间,对面是五个名字差不多的人,一句话都不说,等人齐了就开始游戏,完全没有交流,如同电脑一样。
  这些还不是最诡异的,诡异的是在你快要取得胜利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游戏崩溃了……
  我所知道的黑色玫瑰午夜传说就是如此,但是我当时是没有相信的,因为智商正常的人一般都不会相信。
湖北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走进科学大家都知道,前面说的天花乱坠好似鬼神再临,后面肯定是狠狠的耳光。
  就像国产恐怖片,你耐心看到最后,就会发现,那些鬼其实都是神经病。
  所以我不耐烦的点击了play这个按钮,在等待的时候哈欠连连。
  也正是因为这个哈欠,我才没有注意到,镜子里,我的屏幕微微抖动了一下。

  匹配其实还是挺快的,当然雷瑟守备这种人机必秒进匹配等一年的区我不予置评。

  很快我就进入了选人界面,我一马当先选择了老鼠,趁着还没削弱好好的过把瘾。

  二楼停顿了不到一秒,居然选了探险家。

  “一楼ADC谢谢。”我忍不住打字说道。

  二楼一句话也不说,大有我抢位置我怕谁的感觉。

  我一生气,索性直接锁了。

  他也十分硬气,和我一块锁定的选择。

  然后三楼选择了劫中单,四楼选择了琴女辅助,上单选择了蒙多。

  大家也没有骂人,并没有管我和探险家争抢位置,而是按部就班的各自选位然后锁定了。

  我擦,一个个都很有个性啊。

  我踌躇了一下,这个时候秒退已经来不及了,索性捏着鼻子打完这局吧。

  于是我叹了一口气,换上了惩戒,准备去打野。

  进入游戏以后,探险家一部不停,直接走到了下路一塔下,大家没有多少停顿,都很快走到了线上,完全没有帮我打的意思。

  我打了两下信号,发现没有人来,索性不打信号了,自己和对面拼起来。

  “那边的朋友们你们好吗?”我忍不住给对面打字。

  这帮诡异的队友居然给了我一种单机游戏的感觉,但是对面的扎克还是愉快的报回了信。

  “挺好的。”扎克说,“看我上单压爆你们的蒙多,至少压三百个人才。。”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小学生不认字呢,但是这么一看,扎克还稍微有点幽默感。

  我打了一个哈欠,彻底安心了下来。

  这是我晚上犯的第三个错误。


  因为对面除了扎克,没有人回答我。

  当然不排除对面比较逗没有开显示所有人对话这个选项。

  扎克表示要压三百个补刀,可见他的自信,看来和我一样是开小号的。

  我思考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盒子,虽然盒子没有了当年的火爆,但是毕竟陪伴了我很久,我顺便看了一下扎克的战绩,很高,有百分之七十的胜率。

  这一局有些难打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操纵老鼠慢慢的刷起野来。

  没有符文打野是很慢的,但是在一阵跌跌撞撞险些被野怪打死以后,我终于到达了六级。

  “下路卡一波CD,我来GANK。”我打字通知下路。

  下路该补兵补兵该对线对线,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话,探险家的技能和不要钱一样的放,很快就会没魔的。

  但是我还是隐身来到了下路。

  现身!迎接最强的爆发!

  我的弓弩载满了毒箭,即将划破对方薇恩的咽喉。

  对面的人突然停住不动了。

  我轻松的拿下了这个人头。

  一切如常,探险家补刀的节奏都没有改变。

  我的心理开始有些不舒服了。

  这种压抑感从游戏开始就在我的心里蔓延。

  让我感觉,今晚和我匹配在一起的玩家,都不是人。


玩英雄联盟的人都是知道的,就算队友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在关键的时候也是会发一句“3”或者省略号的。

而且不管怎么回事,在打野过来gank的时候,补刀节奏都会有些许改变。

但是探险家不一样,他至始至终没有理会我的存在,好像我是一团空气一样,除非是四个人的机子全部没有键盘,不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我想了想,惩戒了一个大炮车,然后抢了两个补刀。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就该发撤退信号了,但是探险家依然没有反应,大有你补你的刀大不了我辅助你的样子。

这是非常压抑的,你对所有队友所说的话都得不到回应,是会憋的很难受的,因为这并不是单机游戏。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痛快,重新回到了野区。

这一局打完换个游戏玩吧,我这么告诉自己。

我在打四人帮的时候,中路的劫放了一个影子过来。

我打出一个问号。

劫一言不发,只有影子默默的站在我的面前,似乎在凝视着我。

我拉了拉领口,有一些不痛快,干脆直接开打了。

劫从影子消失都没有过来,似乎并没有拿四人帮的打算。

那他放这个影子是怎么回事?卖萌吗?还是为了看看我?

我将鼠标挪到下路,对面的薇恩重新回到了线上,依旧淡定的补着刀,走位相当靠前,完全没有被抓过一次的自觉。

我不耐烦的咂了咂嘴,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游戏里,镜子里幽幽的闪着绿光,无数反射让网吧看起来满满当当的,四处都是人头。

我看的有些头晕,视线重新回到了游戏里。

然后发现我的角色卡住不动了。


在等了一分钟没有结果之后,我一怒之下退出了游戏。

我喘着粗气瞪住屏幕生气,这一局难受归难受,坑队友就不好了,我还是重新连接吧。

屏幕一片漆黑,过了一会,系统告诉我游戏没有响应,需要退出。

“妈的小霸王服务器。”我忍不住砸了一下键盘,引发了网管的提醒。

“那个,玩劲舞团的小声点。”网管扯着嗓子对我说。

“啊,不好意思。”我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干脆重新启动了机子。

这一次十分顺利,我在等了一会儿之后,看到了游戏加载的页面。

回到游戏之后,我意外的发现我的老鼠居然站在小龙这里,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令我心头一紧的是,我的战绩,不是退出游戏时的1-0-0,而是2-4-1。

我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除非我的智商瞬间爆炸,否则我不可能连自己杀了几个黑龙江癫痫重点专科医院人都不知道,那么这时一个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战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我掉线之后接管了我的账号,控制了一切。

明明冷气开的很足,但是我的脊背瞬间湿了一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