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5

时间:2019-10-29 19:39:00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5

  我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里,正打算躺着好好的把这件事的思路整理一下的时候,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旭天阳的声音,“七哥,我在二楼,下面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下来看一下”。
  我挂了之后,就往下赶了过去。
  到了二楼后,我看到旭天阳那高大的身体很醒目,在他身后跟着一群人站在那里,这些人我大都认识,几乎都是我们这边的兄弟,朱峰他们也在里面。
  而在旭天阳的对面,也站着一个家伙,那个家伙我认识,也是这里的一个主管,我也算是见过,不过平时没太大的交集,平时大家都叫他猴子,在他的身后,同样也站着一些保安。
  虽然看上去是他们两伙人都在那里对峙着,但是实际上,旭天阳这边的人,完全被压着,虽然猴子身后的人少,但是他毕竟是这里的主管,而旭天阳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保安而已。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道理在这里被刻画的淋漓尽致,我赶到的时候,那个猴子正在那对旭天阳批评着什么,表情上充满着嚣张。
  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旭天阳看他是主管而没有动手的话,他肯定最多一拳,就会被旭天阳上去给打倒。
  看到我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猴子也发现了这点,停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向我说道,“哎呦,这不是七哥么,真是关心小弟啊,他刚刚告诉你,这么快就下来了。”
  “怎么了。”我皱着眉头。
  “你的小弟打了我的人,非但不认错,反而还在这里叫了这么多人,摆明了不把我猴子放在眼里。”
  我听了他的话,冷笑了一下,没有搭理他,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旭天阳,“天阳,怎么了?”
  旭天阳上前来,对我说道,“七哥,是这样的,在之前的时候,我接到通知,说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人叫保安,然后我就带着兄弟们来看看,解决完问题之后,没想到猴子哥的手下来了,说这个包房是他们负责的区域,我们越权,手伸的太长了,我记得你告诉过我的不要闹事,然后就和他们说道歉了,然后正当我要走的时候,一个家伙故意的上来撞了我一下,他的力气没我大,撞完后反而自己倒在地上了,然后就说我打了他,我当时真的没动手,这周围跟着我过来的兄弟们都看到了。”
  我弄清楚了是什么事,然后示意了一下旭天阳让他让一下,走上前去,猴子看到我走到他的面前,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在猴子身边的地上我看到还躺着一个小子,假装受伤的在那里交换着。
  “七哥,你这才新来没多久,倒是谱变大了,你的小弟现在可是也越来越牛逼了,一点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说我们都是同事,对于这种没礼貌的小弟,我刚刚帮你教训了一下,现在你来了,看这件事打算怎么处理吧。”
  听了他的话,我的脸冷了下来,我看着他问道,“你刚刚动旭天阳了?”
  “旭天阳应该就那傻大个吧,我是帮你教训了一下,我操,这SB还真特么硬,踢了一下震的我的脚生疼。”
  “草。”我骂了一声,然后砖头沉声问道,“天阳,你被打了怎么没告诉我。”
  旭天阳在那里看了我半天,然后又看看猴子,最终只是说了一句,“其实也没打疼。”
  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旭天阳,我懂他的意思,他是怕给我带来麻烦,但是旭天阳当初是我拉进来的,我给他承诺过,在这里会罩着他的,但是他现在被打了!
  “哈哈”,我大笑了两声。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了,如果是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每次当我动手之前,总是笑着动手的,而我笑的越厉害,则证明我心中的火气越大。
  我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猴子说道,“恩,你说的对,手下犯错了,确实应该教训。”
  猴子听了我的话,以为我对他服软了,然后对我说道,“这才对嘛,向这种不长眼的小弟,早就特么的应该打断腿丢到大街上吃屎去了,还特么能留在这。”
  “对你麻痹。”猴子的话刚刚说完,我对他喊了一声,然后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我特么我小七的兄弟,什么时候能由别人来教训了,就算是我的兄弟就算犯错了,也是由我来处理,操你妈的能轮到你特么的长手了。”
  我这一拳打的很狠,猴子没反应过来,一下被我打倒在地上,脸上也红肿了好大的一片。
武汉羊羔疯哪里最好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倒在地上猴子才反应过来,看着我问道,“你敢打我?”
  “我就打你了怎么的,操你妈你咬我啊?”我说话的时候,上去又冲着这家伙的肚子又踹了一脚。
  这小子捂着肚子蜷缩在那里。
黑龙江最好的癫痫病是哪家  而他后面的那几个保安看到我动手了,想要上来,但是旭天阳不是吃醋的,早就带着人去把他们拦住了,那些人开始还有想要动手的。
  但是旭天阳只是顺着那个闹的最凶的小子的胳膊一拽,然后轻而易举的往旁边一丢,他就已经倒在三米开外,其他人看到旭天阳一脸凶悍的样子,也没有人再敢上前去了。
  看到旭天阳的表现后,我冲他点点头,然后继续转头看着眼前的猴子,“你也是这里的主管,我刚刚本来想给你面子的,但是你特么的给脸不要脸。好,那劳资陪你玩,但是现在事实证明是,你特么的你打也打不过我,你的小弟特么也打不过我的兄弟,谁给你的胆让你来闹事的?”
  猴子的脸上一下变的铁青,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对我说道,“是,我打不过你,你牛逼,我操,你特么的有种和我去找东哥,让东哥评评理去。”
  “找东哥?”我听到猴子的话冷笑了一声。
  曹维东平时也不算经常来这个KTV的,两三天能来一次就了不得了。而他今天来,是为了彬少的事情,让我去帮他的。
  曹维东从回来到现在,也不过是只有不到一个小时,这就正好让猴子知道了,然后来找我闹事?
  我不得不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不过我转眼一笑,即便是阴谋,他们又能让我忌惮什么,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去找曹维东,好,谁特么怕谁,我刚刚从曹维东那里走了出来,说起来曹维东还有求于我,把他和彬少之间误会的消除都压在我身上,现在出现这个事,我不信曹维东会为难我。
  去了曹维东那里之后,曹维东果然还没有走,猴子做出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并且给曹维东添油加醋的告状。
  不得不说,他的身手不怎么样,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相当的不错,在他口中的我,差不多是罪大恶极,无可饶恕了,而他则纯洁的像是一个小绵羊一样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主角是我,我估计我都得被他给蛊惑的去可怜他。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是在一旁站着,丝毫没有担心,猴子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管,且不说曹维东有求于我这件事。
  至少在一点上,曹维东能做到今天的这一步,绝对不是侥幸,而这件事任由猴子说的在天花乱坠,那都只是一面之词,以曹维东的精明,他怎么会听从一面之词而来定论。
  我相信这件事,孰是孰非,曹维东应该能分辨的清楚。
  曹维东听完后,又看看我,“小七,是你让你的小弟去故意挑事的?”
  我听了曹维东的话,耸耸肩,“我没那么无聊,去向他挑事,他,还真的不值得。”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看到猴子之前被我打的铁青的脸上的神色,因为我对他的蔑视,变得发黑,然后直至变白。

  曹维东听完我的话之后看着猴子问道,“你说是小七的手下来惹你了,对么?”
  猴子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不知道我的人是怎么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了。当时我们正在处理事情,那个保安直接上来把我的小弟给掀翻在地上,然后上去就打,而且他一个保安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指示的。”
  他虽然没有点名是谁指示的,但是这已经是明白的事情了,如果旭天阳是故意去找事的,那么在他背后那个别有用心的人,只能是我了。
  曹维东想了一下,慢慢的说道,“其实这件事很简单的,人给叫过来,一问便知,哼,我相信在我们这里还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说谎话!”
  停了一下,然后曹维东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盯着猴子说道,“不过,如果真的是小七的小弟确实做的不对了,我一定会替你主持公道,但是如果是你故意挑事的话,那么后果,你应该是知道的。”
  听曹维东说完之后,猴子脸上刚刚的表情一下全部都没有了,只剩下慌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一切都被曹维东看在眼里,他淡淡的说,“再不说的话,那我去把人叫了过来,后悔也就晚了。”虽然这句话说的很平淡,但是在曹维东都能眼里我却看到了无比锐利的目光。
  终于猴子忍不住了,一下跪倒在地上说道。“东哥,是我的错,我我不该鬼迷心窍的去对付小七的,我认错,您,您饶了我吧。”
  不知道曹维东平时在这里是怎么来对待手下的,但是从猴子的表现来看,应该打断两条腿绝对是真的。
  “唉。”看着猴子跪倒在地上的样子,曹维东也叹了一口气,然后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来人,把猴子拉出去,恩,打断双腿吧。”
  听到曹维东的话,猴子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甚至说话都有些乱了。“东哥,不要,不要啊,我错了,不要打断我的腿,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在这里工作不好好想着为我们KTV着想,反而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留你何用。”曹维东看着猴子冷哼一声。
 随州那个医院专治癫痫 “东哥,我,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从当初十八岁毕业的时候,就一直跟在您身边,现在也有四五年了,在这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看在我一直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发誓,我绝对再也不了。”
  听到他的话,曹维东皱起了眉头,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最宝贵,那是人情,如果真的是跟着曹维东四五年,而就因为这一点点小错误而被打断双腿的话,那绝对会让其他的人心寒的。
  终于曹维东开口了,“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年你对我的忠心,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现在你不是得罪了我,而是得罪了小七,如果小七能原谅你,那就算了吧。”
  我听了曹维东的话,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这家伙,摆明了是想要饶了猴子,但是毕竟猴子犯错了,得惩罚,他如果犯错不惩罚的话,那么谁还能服他,所以曹维东现在聪明的没有自己处理,而是把这个担子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了曹维东一眼,耸耸肩,曹维东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得不卖他一个面子了。
  “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东哥都开口了,而且这次确实你错了,跟我这个兄弟道个歉,然后这件事就算过了,怎么样?”
  我说完看了一下曹维东,曹维东对我点点头,然后叫了一声,让在门口的人都进来,之前我们过来的时候,因为这是曹维东所在的包厢,让那些保安都在门口等着,没有进来。
  所有人都进来后,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猴子,所有的人眼中都带着一些惊讶,显然是不明白这是这么了。
  猴子毕竟是一个主管,他现在是跪着,但是他是对曹维东跪下的,所以他心甘情愿,毕竟曹维东的地位在那里放着。而现在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旭天阳,这一个小小的保安认错,甚至这些人里还有一部分是他手下的小弟。
  他肯定有些拉不下面子。

 “如果你不想的话,那我也不强求的,毕竟这件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看着他的样子,我说道。
  猴子的眼神中充满了犹豫,以及羞愧。终于,似乎是他想到了自己被打断腿的样子,转过头看着旭天阳说了一句。“对不起。”
  旭天阳听了他的话,倒是在那里挠挠头说道,“不用的,不用说对不起,我没关系。”
  看到旭天阳的表现我在一旁插嘴了,“道歉这个事没的商量,而且,猴子,你道歉没有诚意能算是道歉?你看过谁道歉低着头,声音这么小的,如果特么的不行的话,那我带着我兄弟出去了。”
  说完我冲猴子喊了一声,“你特么办事爷们点,抬起头来,道歉。”
  他大概是被我的这一声给喊住了,猴子终于抬起头,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我错了,对不起。”
  我看看旭天阳,“怎么样,满意么?如果不满意的话,那这次的道歉就不算。”
  旭天阳点点头,但是眼神中带着一些感动,毕竟他只是一个小保安,本来在这里最没人权的,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能有人为他这样,为了他得罪那些在他眼中的大人物。
  “东哥,谢了。”我对曹维东说道,说完然后走了出去。
  我知道,踩曹维东今天是因为我,所以才狠下心来的,等我走了他肯定会在收拢一下人心的,具体他要怎么做,那就不管我的事了。
  反正在我的权限内,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兄弟受到什么委屈的!
  走了出来,我回到休息室里,看到旭天阳还跟着我,我向他问道,“你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可是我没想到,我刚刚说完,旭天阳突然间给我一下的跪了下来。
  “我操,你SB啊,你这是要干嘛。”刚刚那个猴子跪了,现在旭天阳也跪下,今天的人怎么都这么爱跪下!我急忙走了过去,想要扶起旭天阳,但是他的身体太沉重,我抬了半天都没抬动。
  我不得已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旭天阳对我说,“七哥,我当初出来的时候,村口的老道士说我今年会有好运,会遇见改变我一辈子的贵人,从我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那个贵人一定是你,我就知道你将来一定能做成大事业!七哥,跟着你混,是我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我嘴笨,不会多说,反正就一句话,真正的对兄弟好的大哥,你值得我来追,从今天开始,我旭天阳的这条命就是你的。”
  “你傻啊,我们之前就是兄弟啊,”
  “不,以前是兄弟,但是,我旭天阳现在是你的小弟!”旭天阳冲我喊道。
  我无奈的看着旭天阳,沉默了片刻,我拍拍他的肩膀,“起来吧,好兄弟。”可是旭天阳还一动不动。
  “喂,我说我答应你了,你还跪着干嘛。”旭天阳这才楞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嘿嘿的笑着。
  又和旭天阳说了几句,他才离开去继续工作了。而我看着旭天阳离去的背景,不禁想到,旭天阳这个大个子,他是那种憨厚老实,但是只要你对他好,他绝对肯真心对你的。
  而且旭天阳我最初的时候以为他只有肌肉,是仗着身体本钱。但是从现在看来,他不仅仅是这样的,除去他对兄弟真心以外,他的心思也不比一般人差。要不朱峰几个也不能对他这么忠心了。
  旭天阳应该是属于那种外粗内细的,至少在今天猴子打了他的时候,他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体,还有身后的兄弟们去冲上去。
  而他刚刚确定的说了,他不要做我的兄弟,而是要做小弟,兄弟和小弟这两个词的差距,我想大多数人都能明白吧。
  其实他认我做大哥,我的责任反而更大了,毕竟是我带着他们进来的,可是将来我迟早是要走的,我走了之后呢?

(未完待续)

郑州著名癫痫病医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