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最后盛宴 第3发

时间:2019-10-29 16:50:35
最后盛宴 第3发

弗拉基米尔在边沿丛林有着三个隐藏之地,熟话说狡兔三窟,弗拉基米尔自然也给自己准备了三个避难所,诺克萨斯血术士营地算一个,血色城堡算一个,而第三个也是最隐秘的避难所。
如今的弗拉基米尔可以说是恨极了薇恩,从没有这么狼狈过,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丧家之犬般被人驱逐出城堡,在此之前那些暗杀者之所以能够看见自己血池之术,事实上只不过是弗拉基米尔一个自虐的游戏,他想让对方看到一丝胜利的希望,最后再狠狠的扼杀对方。但是,这一次不同,他是真的被逼到了危险的边缘,对方弩箭上所带有的圣银之力让他的血液迅速败坏,逼得他不得不耗费自己的精血避免最后被圣银之力摧毁。
失血过多让弗拉基米尔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变化血池之术对他的消耗极大,他必须迅速赶到避难所补充血液。而且到达了那里,他将拥有近乎无限的新鲜血液作为力量,在那里他是无敌的。
此时此刻,他是如此的矛盾,即希望薇恩跟在后面,将其引入避难所之后利用血液之力彻底绞杀这个威胁,但是又怕薇恩跟上自己,根本不给自己回到避难所吸收血液的机会。他向前飞速流动,同时不停的向后看,几次确认薇恩是否追击着自己,但是除却丛林中自己移动所发出的液体沸腾声音之外,一路上静寂的很,静寂的让他感到惊恐。
“该死,血液流失的太多,支撑不了血池之术了。”感觉到浸泡着的血液沸腾中逐渐开始凝聚,弗拉基米尔有些气急败坏却又不可奈何。避难所已经距离自己不远,这个时候恢复身体就意味着给了敌人击杀自己的机会,但是这却又无法阻止,感受到移动速度越来越慢,血液重塑身体速度变得更加迅速起来。
不多时,弗拉基米尔的肉身再一次重现,四周的血液一个不落的全被其重新吸收回体内,表面的红色风衣依旧干净整洁,但是弗拉基米尔的脸却灰白的不带有一丝的血色。恢复了身躯的他不敢有一丝的停留,他不确定传说中最善于追杀的薇恩是否犹如黑夜中的猎手潜藏于暗处,等待着给自己致命一击,弗拉基米尔双手护着头拼命的奔跑起来,即便是有暗箭袭击,那么先贯穿的也只会是他的手臂,他的身体,只要头不会被圣银弩箭贯穿,他就能够生存。
近了,近了,那个隐蔽在小石堆的印记越来越近,弗拉基米尔已经要兴奋的笑出声,欢呼庆祝自己逃脱一劫。
“唰唰唰……”三道破空利箭顷刻而至,就在弗拉基米尔眼看着就要身手触动魔法符文的一刻,他的身体被巨力推进狠狠的撞在石头上,坚硬的石头磕破了弗拉基米尔的头,这一刻他只感觉天旋地转。
“叮叮叮……”连续的轻响在这片寂静的丛林中传开,当声音泯灭之时,弗拉基米尔的全身上下已经被弩箭死死的钉在了石头上,银色的锋利箭支在月光下反射出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更令人恐惧的则是那潜藏于丛林突然发动袭击的猎手。
“为什么,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步。”弗拉基米尔此时已经无能为力,血液犹如火烧一般的感觉,那些弩箭上的圣银之力正在疯狂的侵蚀他的身体,他已经完了,不过他此时此刻还想装扮成绅士的模样,显得彬彬有礼。
可是,这一切在薇恩眼里只是一个滑稽的表演,她从丛林阴影中走出来,手里的光明使者上面一块晶石还在闪亮着微光。“你自己还不明白么,你这个邪恶的黑魔法师。”
“嘿嘿,嘿嘿,哈哈哈。”弗拉基米尔还想肆意的狂笑,但是失血过多让显得有气无力,“‘光明使者’之弩么,难怪你一直不出现,我原来一直都在你的监视之下,呵呵,可笑我还以为马上就要成功逃脱了,眼看着,呵呵,哈哈……”
“你高估了自己,也错估了敌人,所以你失败了。”薇恩说话间突然抬起手,连续扣了两下扳机,两根弩箭飞射而出将弗拉基米尔那妄图够弄身边符文的手钉在石头上。“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给你通的信,不过不要紧,你最终还是落在了我手里。不过,你的战术却是让人感觉可笑的,你竟然试图激怒我。”
“呵呵,嘿嘿,哈哈……”弗拉基米尔感受着左手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剧痛,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昏迷过去,一阵让人感觉阴冷无比的笑声过后,弗拉基米尔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说道:“是啊,我不该激怒你,更忘了你是一个喜欢在暗处偷袭的小女孩,呵呵,嘿嘿,哈哈哈哈,你也只配生存在暗处,跟我一样。”
“我跟你不一样,别拿我们相提并论,你这个连畜生都不如的杂种。”薇恩冷着面孔,“你这个黑魔法师,你们只会残害他人,你们的生活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卑鄙无耻。”
弗拉基米尔不断的摇头狂笑,“不,不不,我们一样,薇恩,我们都阴暗无比,只不过我是与生俱来的,你是后天刺激造成的。你总在试图遮盖自己的丑陋,你自负,狂妄,充满仇恨,不要自欺欺人了,总有一天你会克制不住你心底的魔念,你会发狂……”
“去死吧,你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动嘴皮子的废物罢了,你不是喜欢血么,流尽你人生最后一滴充满罪恶的血吧,你这个混蛋。”薇恩站在月色下,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弗拉基米尔身体逐渐开始腐烂冒泡,那覆盖着弗拉基米尔身体的长袍开始溶解,这件由血凝成的衣服正在逐渐变成一滩污血。圣银之力已经将他的身体所有血侵蚀的一干二净,那逐渐暴露在月光下的身躯已经开始僵硬,变得灰白,而在她眼里弗拉基米尔所能做的也只剩下有气无力的惨嚎和咒骂。
“嘿嘿,嘿嘿嘿……”弗拉基米尔看着自己逐渐走向腐败的身躯,暗红的血液从身上箭疮处一点点缓缓流出,曾经熟悉的血之力量已经被抽离殆尽,他断断续续的笑声最后一点点被夜色的宁静所遮盖,最后一刻这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男人,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薇恩是谨慎的,即便看到弗拉基米尔身体开始出现融化的征兆,但是为保险起见她还是对着弗拉基米尔又连射了几箭。看到对方一丝变化都没有,确定对方真的已经死亡之后,这才踏步走上前去,她要切下弗拉基米尔的头颅作为一个鉴证,将其交给赵信也算完成了使命。
正当薇恩从腰间掏出锋利的小刀时,那本来已经死去了无声息的弗拉基米尔突然睁开了眼睛,紧接着从这个家伙的嘴里涌出一团污血喷到了薇恩的脸上,那已经腐败溃烂的身躯也在这一刻炸裂开来,乌黑的鲜血溅满了薇恩的身体。
“哈哈,感受我的血之瘟疫吧,就是我死,我也要拉着你……”弗拉基米尔那溃烂的脸露出疯狂的笑容,不过来不及把诅咒说完,一道银光闪过他的世界便开始翻转起来。
薇恩削去了弗拉基米尔的头颅,可是她也受到了重创。弗拉基米尔的血之瘟疫极为可怕,其污染之血会在短时间内开始感染受体,最后引发血崩,如果不能有治愈的力量帮助或者神圣力量克制,那么感染者将必死无疑。
“恶心的混蛋,该死的,我竟然大意了,这个混蛋竟然临死还……啊……”薇恩在一边的水潭处疯狂的擦拭自己的身体,当她解开自己的皮衣时,月光下可以清晰的发现自己表皮开始出现水泡,她明白血之瘟疫已经在感染她的血液,连忙拔出圣银弩箭将其狠狠的插入身体。圣银弩箭上不断有清凉的圣银之力注入血脉中,可是充满了弗拉基米尔仇恨与疯狂的血之瘟疫太强大了,圣银之力也只能暂时压制住不让其迅速扩散。
不过,最起码这给薇恩争取了一些时间,她相信凭借圣银之力的压制,她能在血崩之前赶到家中得到救治,她不能祈求战争学院的帮助,如果那群人如果知道自己刺杀了诺克萨斯的军官一定会将自己囚困的,她可不想在牢里带上一辈子。
而此时,微微抬起头的薇恩却看到了土地上那耷拉着舌头,还是一脸疯笑模样的弗拉基米尔,薇恩强忍着心底想将对方头颅弄成稀巴烂的想法,从腰间抽出一个麻袋。
时间紧迫,薇恩哆哆嗦嗦的将弗拉基米尔的头颅塞进了麻袋中,她即将踏上了归途。而在薇恩走后不久,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已经化为血水的弗拉基米尔尸身前,带着手套的手在血水中翻了翻,在抽出水面的时候,一根黄色节杖出现在其手中。
郑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几家:break-word;font-family:tahoma, sans-serif;color:#333333;font-size:14px;line-height:21px;background-color:#fbfdff;" />“吸血鬼节杖,他属于我了,不过可怜的弗拉基米尔,我会很快给你找个伙伴的,包你喜欢……呵呵,哈哈哈哈”黑影的低声轻笑起来。

五天的时间,经受着血之瘟疫的折磨,为了与其抗争薇恩的身体已经被弩箭刺的满是伤口,由于严重失血过多加上疲于赶路,薇恩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她的身体状况已经严重恶化,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出现溃烂,如果还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薇恩不能确定自己能否躲过即将爆发的血崩危机。
提着装有弗拉基米尔头颅的袋子,薇恩走下了列车向德玛西亚城邦前行,列车停靠点距离德玛西亚城邦只有两天的路程。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薇恩将脸上蒙上了面纱,事实上因为遭受到了血之瘟疫,她的容貌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可是虚弱的薇恩已经没有气力去悔恨了。
“呼呼,呼呼……咳咳咳……”薇恩拖着身重的身体,一点点的赶路,因为她的步行速度实在太慢,跟他同一列车前往德玛西亚的人群都已经远远的将她甩在了后面。
夜深人静,这条凹凸不平的道路上除却孤独行路的薇恩已经在无一人。然而,薇恩突然感觉到四周气氛有些诡异,极为敏感的她全身都感到一阵寒意似乎自己被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盯上了。
“是谁?别鬼鬼祟祟的,出来……咳咳,咳咳。”薇恩一时激动勾起伤痛,一时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手臂上的弩箭也无法保持平稳的瞄准,她实在是太虚弱了。
“想不到堂堂的暗夜猎手会到这步田地,猩红收割者名不虚传啊。”林中深处一个冷淡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一个披着铠甲的男人出现了。
“是你?咳咳……你怎么……原来如此,是你给弗拉基米尔传递的讯息么?真是想不到……咳咳……咳咳……”薇恩看到来人当真是一阵惊怒,急火攻心之下,一口污血被喷了出来,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控制不住的咳嗽。
“不是我干的。”阴影中的男人说道,声音冷淡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感觉,仿佛他没说的一句话都是绝对的事实。
“咳咳,咳咳,我知道是谁又有什么用……咳咳,你是……你是来杀掉我的吧。”薇恩强捂着嘴,但是却在指缝间流云南癫痫病医院是如何治疗的出暗红的鲜血,薇恩看着自己满是污血的手心,露出苍白的笑容。
男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薇恩听到了对方的话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粗喘了一阵才得以平静下来,“也许,我这个将死之人可以做一个明白的尸体,如果你不介意说些故事的话……咳咳。”
男人看着薇恩虚弱的模样,或者感觉到一丝的亏欠,沉默了许久,或者在思考如何来说这段故事,但是为了防止被薇恩突然袭击,依旧置身于阴影之中。“你知道我遭受过诺克萨斯的摧残,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个人。”男人尽管想要克制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当提到诺克萨斯这个名字的时候,沉重的语气依然显露出这个男人深入骨髓的恨意。
“从诺克萨斯脱离之后,我便一直想要复仇,这个想法这么多年都不曾改变。一直以来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之间的战争给予了我报仇的机会,我珍惜每一次畅快淋漓的战斗。”说道了这里,男人的话语再次停顿,“可是,战争学院的出现粉碎了我唯一的生存价值,它凭借强大的力量让德玛西亚城邦和诺克萨斯走上了停战桌上,一纸约定让我再难有机会去带领士兵毁灭诺克萨斯,杀光那些议会混蛋。”
“想要移开战争学院这个绊脚石,德玛西亚这群喜欢抱着和平大腿的懦夫怎么可能做到。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战争学院的高层处事太过于强硬,瓦罗兰很多的统治者都被其触怒,只是因为力量难以单独对抗才选择隐忍,只需要一个联系的绳子,就可以将这些力量拧在一起。到时候,战争学院将变成一片废墟,而我将再次挥洒我的热血,去完成我的使命。”说到了后面,男人似乎热血都为之沸腾难以再次保持冷静,声音也越来越大。
湖北颞叶癫痫病能治好吗>薇恩听到这里,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你何必杀了提莫队长……咳咳,难道你不想和班德尔城联盟么?”
男人听到薇恩的话摆了摆手,“提莫的死的确打乱了我的计划,这个小矮子竟然跟踪我,他以为他的探查追踪能力无人能及,但是他小看了我的防范意识。最后,我和我的盟友处理掉了他,谁让他撞破了我的秘密,他活该,不是有句话好奇害死猫么,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虽然提莫的死给我造成了影响,不过我选择了将计就计,呵呵,转移班德尔城那帮毫无心机小矮子们的怒火实在太容易了,当然这其中也有你的功劳。”男人语气带着一丝的嘲讽。
“咳咳,咳咳,你还真是一个冷酷的男人。”薇恩深吸可一口气,想要让自己恢复一些气力,显然,她也不愿意就这样坐以待毙,更何况她为了生存下去已经多了一个理由,她要揭穿眼前这个男人的假面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面对死亡是很痛苦的,你了解我这个人,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你认为我会把所有计划全都告诉你么,薇恩。”男人对于薇恩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尽在其掌握。
薇恩对于眼前男人的话心底已经是完全认可的,可是求生的欲望迫使她还是四处张望寻找一份生机,然而这一望过后,她那眼中燃烧的求生之火却彻底熄灭了。刚才那一瞬间她捕捉到了另一个隐匿的气息,尽管对方隐匿的极好,可是依旧被她发现了,两个人围困着她,显然她今天是无路可退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不明白……如果,如果我将弗拉基米尔的头带回给德玛西亚城邦,不是对你挑起德玛西亚和班德尔城对诺克萨斯的仇恨很有帮助么?”薇恩放弃了求生的欲望之后,整个人也陷入了平静之中,这一刻她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只不过希望自己知道的更多些,当一个更明白的死人。
“你很聪明,但是不该愚弄我。”男人声音里带着一丝的火气,“你自己不是很清楚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弗拉基米尔让我很失望,我本以为把你引入弗拉基米尔的领地,他可以轻松的收拾掉你,但是没想到那个家伙在得到暗信会狂妄自大到那种程度。”
“自大的人都会死的很惨……咳咳,呵呵,不过那个混蛋临死前的一手却真是漂亮。”薇恩面色带起一丝的红潮,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亢奋中,但是她自己知道因为一系列的情绪冲击,已经让她距离血崩只有一步之遥。
眼前的男人极为精明,他的到来只为了刺激自己,情绪波动剧烈的自己将压制不住血之瘟疫,也就加快血崩的步伐。至于这个男人却可以兵不血刃的了结了自己,即便有人发现了自己的尸体也不会怀疑什么,对方的心机竟然深至如此。
“薇恩,我曾想过让你成为我的心腹,可惜,你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下场总是很惨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将其抛到了薇恩的面前,“这个东西是在你家里找出来的,你的暗格虽然藏的够深,但是还是存在一丝漏洞。你是战争学院安插在猎杀者公会的间谍,战争学院通过你来窃取猎杀者公会的所有情报,你虽然做的很小心,但是依然有蛛丝马迹可循。”
“咳咳……咳咳……呵呵,想不到,想不到这都能让你发现,我终于明白,……咳咳……明白你为什么杀我了。”薇恩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股股鲜血顺着嘴角向外喷涌,脸上也泛起鲜艳病态的潮红,她不在去管自己不断咳出鲜血而是奋力的抓起那枚代表着战争学院秘使的徽章,将其举起来对着月光,她突然发现原来这枚徽章这么难看。
过了一会,薇恩举着徽章的手无声的垂落下去,而那个深藏于阴影中的男人走到薇恩身体前的时候,薇恩已经停止了呼吸,在其身下鲜血崩显出一朵美丽的红花,鲜艳而致命。
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羊癫疯;font-family:tahoma, sans-serif;color:#333333;font-size:14px;line-height:21px;background-color:#fbfdff;" />“你依旧是最强大的猎手,你值得为之骄傲。”男人伸出手轻轻拂过薇恩的脸庞,那双眼睛也在其轻抚下永远的紧闭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