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一起撸过的日子,致我们二过的青春 4

时间:2019-10-29 14:28:45
一起撸过的日子,致我们二过的青春 4

旺旺一直走在时代的前面。
买什么削什么。
买什么周免什么。

我专买冷门英雄,我相信没有弱的英雄,只有没被开发的英雄。
我买了巨魔,螃蟹,大嘴等英雄。
三辉一直认为我是因为长的像才买这些的。

妈蛋,逼我发火。
和我在一起的人都知道我从没生过气。
比如上一次他们把我符文溶掉了。

还有上上一次,上上上一次。
他们说为了不让我对这个游戏失去信心,而给了我一个前进的动力。

我这么对师傅解释的。
你想想,他们溶了我的符文,我到现在都没有砍死他们,谁敢说我们不是兄弟?

我在另外一个地方看到了这部小说。
我很感动,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游戏,也怀念着当时懵懂无知的我们。
所以当我技术提高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没有坑的借口了。

“你为什么突然掉回白银了?”三辉疑惑的看着我。
我沉默的望着他。
这下我又有理由空大了。

其实空大并不算什么。
我会各种花式空大。
在我的中单发条无数次空大后,他们几个凑钱给我买了一个死歌。

四大皆空。四大皆空。
我只是在参悟佛法。

两千局人机打完,发现自己不再开心了,只是麻木的出同样的装备,用同样的英雄,一到逆风就投降,再也没有笑容,只有消极的谩骂。
是游戏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我点开师傅灰色的头像,突然失去了游戏的兴趣。

过了五分钟,三辉在群里上传了新的av种子。
于是大家又愉快的进行中日友好交流了。

我在qq上问姚子,我们在虚拟的世界中,究竟要寻找些什么。
姚子说:在很小的屏幕中,藏着一个很大的世界。

十年前的我们,在传奇里被大神追的跑来跑去。
十年后的我们,在野区里被大神追的跑来跑去。
我突然想刷喇叭了。
去点艹那个无情的青春。

矫情完毕,我们言归正传。
我在网吧看到一个少年上厕所但是lol没下,停在商城上,看来是刚有6300准备买英雄。
我想起我第一次攒够1350时在百度知道上问了半天。
于是微微一笑,替他买了寒冰盖伦和流浪。

师傅上线了。
我的心暖了一下。
我喜欢她,但是现在还不是挑明的机会。
因为马上就是情人节。
真巧,一年过后,又快到情人节了。
我是该做些什么了,比如说约一个妹子出来。
一起玩英雄联盟。

师傅曾经对我说过,很多人就是因为不解风情才错过合适的女孩的。
我问她为什么。
她笑了笑,说我们可以见一面,到时候就告诉我。
我拒绝了,因为我坚持她马上说。

“卧槽,刀子,注定孤独一生。”旺旺当时正在用奥拉夫,手一抖摁在了大招上。

队友大惊。
旺旺赶紧打字解释:“没事,吓吓他们。”

当一个队拥有我和小五时,是没有胜算的。
三辉不信,坚持带我们。
“杀熊,对面就熊一个会玩的,杀了他对面就乱了。”三辉自信的说。
我们点头。
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这是所有新手玩家都会犯的。
我就是要杀坦克。

对面三个adc输出的很爽。
但是熊还是杀掉了。
三辉五杀。
“再来一波。肯定能赢!”三辉自信的吼道。
我们犯了第二个错误。
所有新手在赢了一波团战后都坚信自己能翻盘。

我们被团灭了。
而且对面安妮吓尿了。
因为自己的熊直接被我和小五秒了。

三辉开始指挥队友。
“慎!你的嘲讽呢?”
“我一直在用啊!”
我们这才发现半个小武汉哪个治疗羊癫疯好时内慎一直在喷对面。

“投吧。”看着只剩下一个总水晶的基地,三辉叹了一口气。
慎愤怒了:“这是一个老玩家的尊严!决不投降!”
我们被震住了。
然后我们看到慎退出了游戏。

慎也不在了,我看着已经在泉水里挂机的三辉,突然冒起一股无名火。
“我相信,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哪怕这辈子没有女朋友,也要赢下这局!”
对面水晶突然爆炸了。

一片沉默。
“擦,谁点的投降?”对面有人打字。

“注定孤独一生。”三辉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泪流满面。

这里要说一点,我是用的锁定屏幕。
旺旺一直喷我这个习惯。
直到有一次我残血,和对面三个人擦肩而过,没人理我。
“你知道锁定屏幕的重要性了吧。”
旺旺当时连续抽了半包烟。

我继续用中单。
邪恶小法师,被对面塞恩单杀三次。
我忍不住打字:如果我俩角色互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
塞恩沉默了一会,说:别再犯二了。
艹,台词还能这么用。

师傅坚决不让我中了,她决定亲自中,让我去辅助。
我用的慎,出了灵魂法衣。(熟悉的装备,可惜被删除了。)
队友开喷了,撑血何必出这个。
我看了看中路的师傅,笑了笑没说话。
只为给她光环,为她回蓝。

“等等,你们当时的阵容是?”旺旺打断了我。
“蛮王盖伦走上,师傅阿卡丽走中,我辅助慎保adc凯南。”

我记得当时是没有打野的,而且开打之前还要礼貌的说一句:212。
现在开打之前得礼貌的问候队友的父母,才能选到自己喜欢的英雄。

姚子用的光辉女郎。
对面蛇女和她遭遇,转身就跑。
我就看着他追着点蛇女。
蛇女很快发现自己跑不掉了。
“冰锤……饮血……红叉。”

既然说到如果宅,我承认有时右逝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有美玉在前,我这块臭石头自然可以找出无数的既视感。
但是有一点不同,我不是一个温暖的作家。
如果硬要在里面找相似点,我会找的比你多,就像如果宅和全世爱的风格一样。
其实完全可以说主角的名字是两个字,简直抄袭了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小说。
并不是一件事有喷点我们才喷他,只要想喷他,就能找到喷点。
这件事我不想再多谈,如果宅是如果宅,我是我。
谢谢你们还在看这部小说。
我不想出书,只是在追忆自己二过的日子。
纪念两年前那个只会用盖伦的少年。

三辉输了一下午,索性和我一起打起了人机。
“小姐找多了,偶尔自己撸一撸换换口味。”三辉这么说道。

效果拔群。
三辉的盲僧完成了一次五杀。
说来也惭愧,我的第一次五杀也是献给了人机对战。
pvp固然爽,pve自然也有独到之处。
jimmy后来对我说,pve如果连着念,就是“呸”。

这个数字纪念三辉人机五杀之后的一个意外。
我的方便面不小心打翻了。
等我们整理好衣服,屏幕已经黑白了。
屏幕左下角停留着一行字,
众星之子(电脑)完成了一次五杀!

冤冤相报何时了,花落知多少。
啊,既然前面提到jimmy,这里还是说一下他吧。
他是美服玩家。
我一直以为他英语非常好。
直到我亲自去了美服。
【所有人】口口口(这个是我):nimabi。
【所有人】thehentaimiku:ni cai ma bi。

原来都是龙的传人。
我突然升起一股名族自豪感。

人都是有强迫症的。
我的瞎子q中人必须得踢过去。
旺旺看到女警的夹子就想踩。
小五一看到对面的技能扔过来就要去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梦想。
三辉也不例外。
但是后来他放弃了。
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癫痫und-color:#e5e5e5;" />我很惋惜,问他为什么。
“我长的太帅了,不像职业选手。”三辉这么说。

你这一句话黑了多少职业选手,快给他们道歉!
不过我记得旺旺在临走之前曾经说过,我一定会实现我当职业的梦想。
当时很感动,但听了三辉的话……

姚子从书店买完参考书回来,意外的发现我在照镜子。
姚子问小五:“刀子怎么了,被自己恶心到了?”

在网吧玩了一天。
只是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
看着旁边的人大笑着,吼叫着。
“赢了!赢了!赢了!”
就好像这辈子没有赢过一样。
而且是人机。

但是为什么我很羡慕他们呢。
从他们的笑容中,我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那个以为回城是有冷却的自己。

致我们二过的青春。
我们燃烧了自己的青春,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不,你留下了一个传说。"三辉笑着说,“一个十五分钟叠满对面所有杀人书的传说。”

三辉是四川人,总是眯着眼睛笑,喜欢菊花,下半身受到过严重的创伤,盲僧玩的很溜,川普说的也很溜。
记得我们毕业那一天,我和他沉默的坐在宿舍里聊了一天。
而且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如果你见到三辉本人,你就知道他的眼神是会说话的。
给大家一种随时会爆你菊花的感觉。
三辉排位的晋级赛遇到了瓶颈,所以最近一直在带我。
很快,他的瓶颈消失了,因为他掉了四个分段。

三辉啊三辉,今天你勃起了吗。
“凸?”我在QQ上问三辉。
“且!”三辉愤怒的回答我。
如果你看懂了,说明你已经不纯洁了。

三辉晚上叫了我出去喝酒。
我们高考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面,所以喝的有点多。
送三辉上出租车的时候,一个女的抢先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三辉当时就毛了,但是我把他拉住了,然后拉开车门把司机拽了出来。
“他们是两口子,吵架了,帮忙吧她拉到东门去,她让你停车的话,别听,懂了吧。”然后我掏出二百块给了司机。
司机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我懂了的表情。
我们目送出租车绝尘而去。

回来之后继续开始我的回忆。
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人。
在我吃了二十多斤橘子之后,我已经掌握了船长的精髓。
湖北的羊羔疯那家医院最便宜nt-size:13.63636302947998px;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然后我去和三辉solo了。
三辉战斗力八千多,我战斗力三千多。
我把他杀的死去活来。
过了十分钟,我在宿舍里被他打的死去活来。

说到打架,我身高有一米八三,但是性格过于懦弱。
记得刚开学的时候,我因为性格太倔被几个人围着打。
旺旺就是在在那个时候出现,将我拉到了身后。
我终于知道旺旺为什么被称为疯狗了。
那几个人的身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牙印,心理也受到了无限的创伤。
因为三辉跟着来了。

那几个毛染成五颜六色的混混学生捂着菊花落荒而逃。
旺旺递给我一支烟。
我不会抽烟,但是还是点着塞进了嘴里,眼睛里不自觉的淌出了泪水。
“你jb怎么哭了?”旺旺把我拉了起来。
“烟……太呛……”我这么说道。

后来三辉告诉我,他们欣赏我的原因不止是因为我的倔强。
而是我能把过滤嘴点着还放进嘴里。

我说怎么那么辣。
他们为什么要把过滤嘴做成白色的?

是旺旺带我见识了游戏,因为父母从来不让我碰他们,因为玩物丧志。
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懂,我们怀念的不是游戏,而是陪我们一起游戏的人。
我们八个人只有三辉和姚子留在了西安。
他们称之为“留学”。
留在这里学。

信是我们宿舍一个奇妙的存在。
他的存在感非常的低,但是他非常厉害。
不光是因为他和一个英雄同名,更是因为他是我们宿舍第一个脱离光棍的人。
我之前说过,我们宿舍八个人当时都没有女朋友,但是信有一个未婚妻。

信的经历非常传奇。
他初中时早恋,闹到全校都知道,最后老师叫来了他的家长。
他的家长和女方家长吵了一下午。
最后订婚了。

我们听到这件事后全部都惊呆了。
我也想早恋。
可惜晚了。

姚子刚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他现在人在天津。
他说他发现南开大学附近的豆腐脑是咸的。
他后悔了。
这就是学霸偏科没学好地理的后果。

师傅上线了,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赶紧的!2012都挺过去了,还怕一个小娘们?”旺旺拍了一下我。
“呀,你在线啊,来撸一把。”我把我想了很久的告白词删掉了,最后变成了这么一句话。
“好啊。”师傅很开心的样子。
我默默地抽了一口烟,进入了新一轮的人机对战。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师傅在YY上突然问道。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