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四)

时间:2019-10-29 16:03:07
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四)

第十章
那个德莱厄斯看起来很彪悍的样子,姐姐和他对线能占优么···接收器的视角停在菲奥娜所在的上路,叶悠有些担心,毕竟身板差距巨大。
双方猥琐补兵,没什么亮点,视角换到了下路,盖伦似乎把大部分兵都让给了艾希,专心做保镖。
“嘿,盖伦,怎么没和嘉文赵信一起来?他们不要你了?”同在下路的卡特琳娜忽然以阳光女孩的状态开口。
“他们有事。”盖伦停下脚步,有些蛋疼地解释道。
咦...泰隆呢?盖伦意识到被耍了,一回头泰隆窜出草丛,切向后面的艾希。
开启“致命打击”,盖伦正要跑回去救人,却被卡特琳娜从后面环住了腰。
“别走,盖伦~”一把把盖伦推倒,卡特琳娜带着他打滚进了边上的草丛。
艾希连忙跑回塔下,因为等级还低,泰隆不敢托大,向回跑去,艾希看着自己快见底的血条,嗑药了···
······
盖伦风风火火地跑回来;“艾希,没事吧,我被卡特琳娜拖住了,好不容易杀回来。”
艾希一边嗑药一边补兵,看了一眼盖伦,“哦。”
“你那语气怎么回事,怀疑我?”
又补了一个兵,艾希扔给盖伦一面镜子,盖伦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但还是照了照,镜中的盖伦,右脸颊有一个大大的红唇印···
“多亏你及时赶到啊,盖伦,我没事。”艾希给了盖伦一个大大的微笑,不过却暗藏杀气。
卡特琳娜故意的···盖伦摔了镜子,抹去唇印,安安分分做保镖。
······
“盖伦蜀黍不老实啊,背着嘉文和赵信在外面有人了~”来自安妮的无节操解说,显然艾希和盖伦的画面也传到了剧院。
“这个世界的同性恋很···”正常么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叶悠本想问问瑞雯,这个世界的同性恋是不是很正常,可一想现在自己和她都是女生,再加上正和她十指相扣···
瑞雯羞红了脸,两手抱住了叶悠的右臂,把嘴凑到叶悠的耳边,柔声道:“很多的”
oh my god! 叶悠想问问自己嘴怎么这么贱。
上路菲奥娜与德莱厄斯和平地到了6级,偶尔拼一下,易游走在上路的野区,寻找GANK的机会。
其实菲奥娜没指望他能帮多大忙,两个没控技的近身DPS,目测都会悲剧。
德莱厄斯抡起斧子,想把菲奥娜拖过来,不过菲奥娜小退一步,使他落空。
一记破空斩,几乎是人类不可能到达的速度,菲奥娜以几乎可以称为“瞬移”的身法贴住了德莱厄斯,并使用“前进喷泉”快速输出,手中的剑如不绝的雨点,而河道边的易开启高原血统,飞毛腿似地赶向上路,不过遭遇了墨菲特。
德莱厄斯的召唤师给菲奥娜上了引燃,并指示反击。
6级血都不厚,很快都少了一大半。
“开大!”菲奥娜的召唤师下了指令,她消失在德莱厄斯面前,随后像一只舞蝶,来回从空中穿刺,德莱厄斯的血条“噌噌”地向下掉。
德莱厄斯闪现回撤,结束了“利刃华尔兹”的攻击,破空斩马上就冷却完毕,这点距离,两秒后就能拿下人头。
“阿尔法突袭~”河道里杀出了易大师,将德莱厄斯拦腰砍下。
“无极剑圣获得了第一滴血。”
“我忘了这人的大免疫减速···”墨菲特退回野区。。。
召唤师所在的房间
“尼玛抢人头自重啊!”
“高原血统,跑步如狗。小手一抖,人头拿走。”
······
菲奥娜打崩对面上路,德莱厄斯被迫和泰隆换线。
“死了4次了?”卡特琳娜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我状态不好。”
“切,别扯我后退,你想办法把艾希拉过来。”卡特琳娜说完向不远的盖伦跑去,“盖伦,我们再谈谈。”
盖伦虎躯一震,抡起剑,癫痫病的预防工作要怎么做最好直指德莱厄斯,大吼:“对面内谁,咱俩进草丛单挑,来么?”

第十一章
“怕你啊!”德莱厄斯跑过来,两人打滚进了草丛。 
“真没劲···”卡特琳娜对着不远处的艾希说道、 
“我会让你有劲儿的。”拉满弓,艾希如是说。 
······ 
“哎呦,就坐这吧,好蹭经验。”盖伦找了块大石头坐下,德莱厄斯坐在边上。 
“要烟么?”德莱厄斯给自己点了一根。 
“不抽。” 
“哦。” 
“女人真是难对付啊。”盖伦把大剑往地上狠狠一插。 
“同感啊!!!”德莱厄斯有样学样,把斧头插进地里。 
短暂的沉默后,德莱厄斯道:“其实,我···很羡慕你啊。”
“嗯?怎么说?” 
深吸了一口烟,德莱厄斯一脸沧桑地道:“你看看你,长得高大威猛,脸也白净,立的功勋很多,战场上能打能抗,家里有钱有权,受国人敬仰,有嘉文和赵信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做基友,还有拉克丝这么漂亮的妹妹!而且还和卡特琳娜有婚约。。。”说不下去了···盖伦拍拍他的肩,“唉···再看看我,五大三粗的,皮肤黑得像块碳,人际关系也不会搞,来联盟才威武了几天就被削了···没有基友,更没有妹子喜欢我,只有一个长相很对不起观众的弟弟···我也想试试早上被妹妹叫起 床的滋味啊~TAT”德莱厄斯的眼睛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怪妈吧···不哭,站起来。”盖伦被说得优越感油然而生,决定开导开导他,“其实吧,我小时候也挺苦的······如果没有妹妹在身边的话,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 
德莱厄斯哭得更惨了。。。 
······ 
“中路爆发了4V4的团战,瑞兹禁锢住弗拉基米尔,菲奥娜和易快速输出,墨菲特跑来救场,但被艾希一个大晕住,艾希站得太前,卡特琳娜和泰隆贴过去一轮技能带走,同时菲奥娜收走了弗拉基米尔的人头,开大直接砍向卡特琳娜,卡特琳娜残血闪现想走跑到塔下,易冲塔,两刀带走,泰隆被套上虚弱,墨菲特也醒了过来,易残血,三人集火泰隆,墨菲特的输出和泰隆临死前反扑带走易,菲奥娜瑞兹残血,墨菲特是肉,两人不敢托大,退回塔下···”安妮以超快的语速跟上了团战的节奏,剧院也给以热烈的回应。 
······ 
“总之,生活是充满希望的,好运总有一天会降临到你头上,只要有活下去的勇气,人人都能成为人生赢家。”草丛里,盖伦还在鼓励德莱厄斯。 
“我也可以?”德莱厄斯将信将疑。 
“大概···应该···也许···八成···可能可以的吧···”盖伦看着一脸苦逼的德莱厄斯,诚实地表达想法。 
“唉~如果我有个姐姐该有多好。”德莱厄斯忽然道。 
“你姐控?” 
“应该是···” 
“······”盖伦打了个哈欠,“总之,你要坚强,就到这吧,该走了。” 
“哦。”两人起身。 
盖伦忽然拉住了德莱厄斯肩膀,“等等。” 
“怎么了?” 
“满血回去太假了,互A到残血再跑回去。” 
“嗯,果然周到。” 
好一会儿,两人互A结束,都留着两格血跑回各自阵营。 
只是···盖伦回去湖北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的时候碰上了卡特琳娜,卡特琳娜看着盖伦一身的伤,爱意涌上心来,滚进草丛办事去了,而德莱厄斯碰上了菲奥娜···QEAQWAA带走··· “无双剑姬已经接近神了。” 
“喂,你快超鬼了。”泰隆对温泉里的德莱厄斯道。 
“意外···” 
······ 
“菲奥娜很卖力啊。”凯特琳道。 
“嗯,大概为了某些人吧。”说着,伊泽瑞尔把目光投向对面,被瑞雯抱着的叶悠。

第十二章
“拿下大龙BUFF后,盖伦又拿下了中二塔,带领队伍杀向高地,比赛到这,优势很明显了。”安妮解说得很有干劲。
“胜负已分,我去对面聊聊。”伊泽瑞尔站起身,对凯特琳道。
凯特琳没回话,伊泽瑞尔向叶悠那一座走去。
“HI!”他向互相依偎的两人打招呼。
瑞雯毫无反应,仍眯着眼睛猫咪似地抱着叶悠右臂,叶悠倒是转头望去。
见叶悠望过来,伊泽瑞尔展现了了一个完美的阳光大男孩的露齿笑,并利用魔力使头发微微飘荡,无瑕的脸,无瑕的笑,使多少少女拜倒在他的身下···不过···叶悠不是少女···
目光停留不过半秒,叶悠便回过头来,有气无力地说了声,“你好。”看比赛呢,别打扰哥啊,帅哥什么的都去死吧,就因为你们搞的老子16岁了还没交过女朋友,叶悠心中骂道。
听见叶悠说话,瑞雯抬头猫了一眼伊泽瑞尔···那是一种,非常嫌弃的眼神···
碰上俩硬茬···伊泽瑞尔皱眉,远处的凯特琳看见他吃瘪,也笑出了声。
搞错了吧,我难得要主动出击啊···伊泽瑞尔调整了一下心态,用极其温柔的语气道:“可以坐这吗?”
“随便。”叶悠带着瑞雯向右移,让给伊泽瑞尔很大一块位置。
“谢谢。”很轻地坐下。
叶悠没理他,眼睛仍盯着接收器。
武汉小孩癫痫好治吗>我了割草,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
菲奥娜已经拆到了大水晶,战绩是杀11 死0 助攻12,德莱厄斯已经超鬼了。
除了他俩其他人都在泡温泉,菲奥娜还剩最后半格血,德莱厄斯还有一小半。
“只要一个诺克萨斯断头台···一定能杀掉一次···”他这么告诉自己,并向拆家中的菲奥娜靠近···
德莱厄斯举起巨斧,狂暴的能量聚集在手中,肃杀的气息袭向菲奥娜···斧头在到达菲奥娜的脖子之前,她消失了。
“利刃华尔兹。”如一只美丽至极也危险至极的舞蝶般,在空中来回穿刺,她飘逸的声影,矫健的姿态,优雅的攻击,她今天竭尽全力所表现的一切,深深地刻在了众人的心中···
“要和我共舞一曲,死亡的华尔兹么?”--菲奥娜
“团灭”
剑刺进水晶枢纽,比赛结束。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r />伊泽瑞尔正要发话,菲奥娜被传送了回来,正好出现在了他和叶悠中间。
“恭喜你了,姐姐。”叶悠打从心底替菲奥娜高兴。
“哼,必须的。”菲奥娜也得意地笑了,瑞雯很不情愿地松开手,端坐。
还真是彻彻底底被无视了呢···伊泽瑞尔起身离开,没人挽留他···“嘁,下次一定找回场子,和召唤师商量一下让我上场吧。”抱着这个想法,离开了剧院。
“那么,这场比赛,是德玛西亚召唤师的胜利,MVP菲奥娜就在剧院内!”安妮的声音,镜头配合地切换到菲奥娜这块,正好拍到叶悠被摸头。
喝彩声很大,赞美菲奥娜的语言也数不胜数,这是她应得的。
英雄联盟,的确是证明自己最好的舞台,菲奥娜想。
相反,诺克萨斯那边的剧院就骂声一片了···
······
剧院外,克拉克总是等回了两人,在瑞雯的目送下,叶悠和菲奥娜上车离开了。
“拜拜~”叶悠从窗里探出头来向瑞雯道别,使她暗淡的脸色,恢复了神采,片刻后,望着远去的马车,瑞雯捏紧拳头,似是决定了什么。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